首页 > 新闻 > 齐鲁第一眼 > 济南新闻 > 正文

景德镇眼睛近视做手术好不好,景德镇眼睛近视做手术好吗,景德镇眼睛近视做手术多少钱

景德镇眼睛近视做手术好不好,

C04_0478

原标题:父亲瞒儿写贫困申请,娃娃挥笔“家有养猪场,不需资助”,结果…

​​​刘长城瞒着儿子,提前写了一份贫困申请书准备交给学校,他希望能为儿子争取到一笔补助。这样,儿子“紧巴巴的生活”就可以得到改善。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这份提前写好的申请书还未来得及交,儿子也在学校也写了一份申请:“我家不贫穷,我爸爸和妈妈是养猪的,有一个养猪场,交通工具是摩托车……不需要贫困寄宿生的资助。”

两份迥异的贫困申请被晒到网上后,激起一场轩然大波。有人猜测,这是家长伪造假象“骗取”贫困补助,直接被善良单纯的孩子戳穿谎言。连日来,红星新闻记者多方走访调查,证实这两份申请书都是真实写作,孩子是四川广安邻水县某乡镇中学的初一学生,而整个事情背后的真相却令人意外。

​刘长城、小恩、小恩妹妹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第1封贫困申请

父亲代写/10月12日

“父母均在家务农,爷爷奶奶常年多病,无其他经济来源,家境贫困,申请补助。”

每个周末,50岁出头的刘长城都要骑着用了7年的破旧摩托车,从养猪场赶回20公里外的老家。12岁的儿子在广安市邻水县某乡镇中学念初一,只有周末才会回家,儿子等着他回去,发放下周在学校住校用的30元生活费。尽管学校距家仅1公里左右,但出于安全考虑,刘长城还是坚持让儿子住校,因为他们平时要在养猪场忙活,晚上不可能去学校接他回家。

刘长城给儿子小恩在学校生活一周的开销算了一笔账:早上吃面3元钱,中午吃饭4元,晚上是学校提供的免费营养餐,一天的生活费是7元钱。除去星期一早上在家里吃饭,周五中午在学校吃免费营养餐,下午放学回家吃饭,儿子一周的必要生活开销是28元,剩余的两块钱可以用来买文具。刘长城宽慰儿子:“如果口渴的话,每次吃完饭,就去喝点汤或者喝自来水,没必要花钱去买水。”

刘长城也想过应该给儿子多拿一点钱。“看到别的孩子都有钱买水喝,他没有,心里肯定不好受。”但他紧接着又叹了一口气,“我哪去找多余的钱拿给他嘛?”小恩妈妈雷德兰告诉记者:就连这30块钱,也是他们平时省下来的。

“如果是以前,多给他拿点零花钱,根本不算个啥。”刘长城事后回想,到山上建养猪场,可能是他这一辈子做出的最糟糕决定。当深山里2700平方米的养猪场建好后,他不仅花光家里13万元积蓄,还背上了100余万元的债务。因为欠账太多,他也借不到钱去购买小猪仔,刚建好的养猪场变成了一个空架子。沉重的债务,让刘长城夫妇不得不对家里的每一笔开支精打细算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刘长城听人说,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学生可向学校申请贫困补助,一个学期有几百块钱,基本上够儿子一学期生活费。10月12日,刘长城回家后,瞒着儿子,以儿子的名义写了一份反映家庭贫困的申请书:“尊敬的学校领导……由于父母均在家务农,加之爷爷奶奶年事已高,常年多病,无其他经济来源,家境贫困,现特向学校申请困难补助。”

父亲代写的贫困申请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申请时间是2017年10月12日。刘长城把这份申请书小心翼翼存放在家里,准备等到学校通知学生写贫困申请的时候,将这份申请书交上去。

第2封贫困申请

儿子自写/10月18日

“我家不贫穷,爸爸和妈妈是养猪的,有一个养猪场,交通工具是摩托车。”

事情并未朝刘长城所预料的方向发展。

小恩所在的中学很快开始摸排学校寄宿学生的家庭状况。班主任老师冯胜梅通知包括小恩在内的14名寄宿生,根据家庭的实际经济情况写一份“贫困寄宿生补助”的申请。

按照老师的安排,小恩迅速写了申请书,但他直接拒绝了贫困补助:“尊敬的老师,我家不贫穷,我爸爸和妈妈是养猪的,有一个养猪场,交通工具是摩托车,家里爷爷奶奶在屋,我妈只有星期五或星期天才回来,星期一先将我送到学校后,又离开了,我们家里不算贫穷,所以不需要贫困寄宿生的资助。”落款时间是10月18日。

​小恩写的贫困申请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“喊他们写这个申请,其实是对他们的家庭情况进行一个摸底了解,学校最后会调查了解申请人的具体家庭情况,然后再填写正式的申请表。”冯胜梅当时通知了14名寄宿生,也收回这14人的申请书。结果显示,有10名学生在申请书中反映家庭比较贫困,希望能得到这笔补助;另有4名学生表示不需要这笔补助,小恩属于后者。

“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写,他家里的情况我之前听人提起过,父母创业欠了很多债,他每周生活费只有30元。”冯胜梅说,班上其他寄宿生一周生活费一般是四五十元,除了吃饭外,还有余钱可以买水喝,她几乎没有看到过小恩去买水。

他的家

究竟贫不贫困?

县教育局负责人:

创业欠下巨大债务,他家符合资助标准

10月23日和11月12日,红星新闻记者两度来到小恩父子所在的邻水县某镇。当地村委会和周围多人证实,刘家确实“欠了很多债”。刘长城提供的账本纪录显示,建设猪场包括他借的现金,拖欠的工钱、建筑材料费以及银行贷款等,欠款达100多万元。

​小恩家盖在山里的养猪场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10月23日,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次到猪场采访时,亲眼见到一位债主开着三轮车从养猪场装走一车河沙,用于抵还部分债务。刘长城说,他当时正在为如何借钱买猪仔的事情发愁,如果有人愿意将他猪场欠下的债务还清,自己就将猪场转给对方,而自己投入的13万元也可以不要。

冯老师说,学校后来通过调查了解到小恩的实际家庭情况后,将小恩也纳入了贫困寄宿生补助的名额。目前,625元贫困补助已经发放到小恩交给学校的银行卡上。

邻水县教育局负责学生资助工作的冯姓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关于贫困寄宿生补助,全县有40%以上的寄宿孩子可以申请到这笔资助。一般情况,学校会根据孩子的家庭实际情况先进行班级评审,然后是年级评审,最后还会经过学校调查评审,然后经过公示后确定资助名额。资助对象包括孤儿、残疾孩子,家庭遭遇自然灾害、重大疾病的孩子,以及因其他情况突然导致家庭经济困难的孩子。小恩的情况符合资助标准。

对于贫困

父子何以观点相反?

儿子:

家里有养猪场,生活费父亲也从未赊欠过

真假贫困申请书风波过后的一个周末。刘长城回到老家,有点哭笑不得地问儿子:“你在学校里连买水的钱都没得,其他同学有钱去买水,如果我们不贫困的话,你会没有钱买水喝?”刘长城不知道儿子是怎么想的,但母亲雷德兰认为儿子还太小,“家里的经济条件,他并不清楚。”

​小恩身上穿的是父亲的夹袄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事实上,小恩知道家里欠债的事情,因为他曾亲眼目睹过父亲被一群债主逼债,“当时还有人想要冲出来打爸爸。”但小恩并不知道家里到底欠了多少钱。在他的意识里,父亲建有一个养猪场,是养猪场的老板,还有摩托车,自己每周30元生活费,父亲也按时给了的。总之,从养猪场到摩托车,这些都让他觉得自己的家庭并不贫困。

而对于其他同学一周四五十元生活费,他只有30元钱的问题,小恩认为父亲不愿意多给或许是抠门,并没有想到这背后的原因。

因为这一次申请书的风波,小恩第一次知道了家里的经济状况。

红星新闻:你们班住校生生活费每周多少?你的够用吗?

小恩:好多都是四五十元,还有一百元的。我是最少的,每周30元,但是够用,因为我不吃零食,不买水喝。

红星新闻:你觉得你们家贫困吗?

小恩:对于我来说,每周30元钱足够,能吃得饱;而对于我爸爸来说,虽然我知道他欠了很多钱,但是每周30元生活费,他从来没有减少也没有赊欠过,所以我认为他拿这30元还是没问题的。

红星新闻:那你需要这笔补助吗?

小恩:以前觉得不需要,现在觉得很需要。

红星新闻:现在拿到补助了,你会要求爸爸给你增加生活费吗?

小恩:原来想过要,还想买箱子。现在不会了,爸爸可以省点钱给猪宝宝们取暖。

父亲:

如果我真的是他想象中那种老板,就好了

“我对不起他们(儿女),真的。”刘长城坐在养猪场靠墙的一个木凳上,将脸埋进两只粗糙的手掌里。刘长城本来是泥瓦匠,即使在当地打工,每天也能挣两三百元。50岁选择创业,刘长城有着自己的打算:希望能为儿女创下一份家业,将来不像他一样苦。“他们长大了要进城买房子,我那时候连给他们交房子首付的钱都没有,是不是很失败?那时候我都是六十几岁的人了,还能做些啥呢?”刘长城将目光瞥向猪场,这里承载着他最初的希望,但这个希望如今却成为他沉重的负担。

​父母在猪场干活,小恩和妹妹准备做作业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“如果我真的是他(儿子)想象中那种老板就好了。”刘长城苦笑。但让他意外的是,自从贫困申请风波之后,儿子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,儿子没有跟他提涨生活费的事情,还是继续按照之前的标准,每周拿30元钱去学校。“他(儿子)说这个补助,可以省下来拿去交电费。”刘长城看着儿子心里很难受,“亏欠他的实在太多了”。

10天前,刘长城托朋友帮忙到银行成功贷款10万元,他用这笔钱买回了500多头小猪仔,最近正在忙活着为猪场重新拉一组动力电线,保证猪场用电量的正常运行。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刘霞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“qiluwanbao002”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。